高级模式   | 热搜 : 模擬器  PSP  模拟器  体育  最终幻想 
查看: 668 | 回复: 4
只看楼主
离线
nnm11111(好ID:5690169)   发表于 2016-04-08 21:15:30     
1#


七龍珠30周年《超史集》鳥山明長篇訪談:DRAGONBALL與鳥山明



【反差很重要,主角很強大但外表不起眼】

——在30周年誕辰之際,希望能再次向鳥山老師詢問《DB》的事情。首先,關於作品的重心・主角,您在創作主角時,有什麼方針嗎?

鳥山:我總是描繪強大的角色,不僅是悟空,我一直都是這樣。遠比一般人強大的傢伙容易刻畫,而且會覺得有趣。在平淡的日常中,擁有不尋常的強大力量的傢伙,他的存在本身就引人注目吧。而且,傻乎乎的傢伙其實非常非常強大……我喜歡這種樂趣。功夫電影裡常有這種事,纖瘦的老爺爺其實是拳法高手,我喜歡這種情節。

——悟空和阿拉蕾都是,外表和能力有反差呢。

鳥山:是啊。我想把重點放在故事上,就把主角設計得樸素一點了,不過最根本的原因是我有『似乎看起來一點都不強大也不起眼的傢伙其實很強,這樣比較有趣』的想法。悟空呢,最初的構思完全就是猴子。在構思過程中改成了人類,鳥嶋先生說『希望能有點特徵』,就加上了尾巴,不過總是礙事呢……(笑)

——戰鬥時尾巴會礙事嗎?

鳥山:不,我會習慣性地思考功能之類的事,還有『該怎麼穿褲子呢?』之類的,很討厭考慮這種事。這一點最令我在意,是不是褲子上要留個洞呢,先把尾巴穿進去再穿上褲子嗎,因此就很想去掉它……結果就去掉了。(笑)

——原來如此。那之後,悟空變成大人了呢……

鳥山:那個時候被說了很多呢。據說少年漫畫改變主角的外型是禁令,可我完全不知道。那個頭身比例不方便戰鬥,當時我說『如果要把格鬥作為重點,就要讓他長大喲』,他們很吃驚:『人氣終於高了怎麼能改變!』這樣的反應。

——您是怎麼說服編輯部的大家的?

鳥山:那算說服嗎,我把長大後的悟空的素描發過去說『希望在編輯部徵詢一下意見』。不過,在他們給我回覆之前,我就把分鏡稿畫出來了。(笑)給編輯部發過去分鏡稿的那個時間點,要大改一番也來不及了,編輯部說『如果你實在想這樣做的話……』


——在那之後進一步變成了超級賽亞人,您是怎麼決定那樣的設計的呢?

鳥山:變成金髮,是為了給助手省事。助手給悟空的頭髮涂黑很花時間,我也必須用橡皮擦稿子,實在是覺得不想幹啊不想幹……(笑)

——眼睛的樣子也變化了呢。

鳥山:按原先設計的眼睛,往側面看的時候不好畫,因為不容易表現出微妙的視線。我一直想畫普通點的……容易表現出在看哪裡的那種眼睛。悟空最初變身,往上看弗利薩的那個眼睛……那是參考了布魯斯李(李小龍)的形象。因為我被那種直直瞪過來的眼神震住過!弗利薩篇的時候就想畫那個……當我畫出悟空那樣的眼睛時,在我心裡弗利薩篇已經結束了,我心想『還要戰鬥嗎,好煩啊』。我的目標就是到那裡為止。一旦真的畫出來,和自己的想象有點不同,我覺得果然還是布魯斯李比較帥啊。(笑)


【角色設計上沒有固定的概念,預先定下來就沒意思了】

——在角色創作上,您有什麼原則嗎?

鳥山:明確的原則呢,也許是無意識的,但可能有吧。比如刻畫壞人時,不畫那種很陰險的、讓人看了不舒服的傢伙。比起意識到讀者的感受,我自己更是不想畫。弗利薩也是,陰險歸陰險,但是沒怎麼描寫他在心理上逼迫別人的壞形象。弗利薩的那個說話腔調我是故意的。反派總是粗魯的腔調就沒什麼變化了。我想,禮貌的說話方式與殘忍的強大,這種反差會令人害怕吧。

(譯注:日文原版中弗利薩平時說話很有禮貌,刻意用敬語,只在暴怒時說話不客氣,這一特色翻譯成中文後不大明顯。這是弗利薩在日本人氣非常高的原因之一。)


——與外型有關的問題,《DB》的角色通過輪廓就能區別開,經常有人這麼說呢。

鳥山:我經常畫長鏡頭,為了清楚表現出在哪裡怎樣戰鬥,自然就變成那樣了。人物畫得小的時候,如果分不清是誰就糟了,所以要設置一些特徵。

——您是怎麼考慮那些設計的?

鳥山:刻畫一個角色的過程,基本來說是先從性格開始,然後決定長相……定了長相後再決定服裝。如果設計時預先定下概念,就沒意思了,我就沒特意定什麼。設計的那個時候受到了什麼影響,就那樣做了。另外,設計新角色時,我心裡會想盡量畫還沒怎麼畫過的類型……例如基紐特戰隊,那個時候我的孩子還小,喜歡戰隊類型的英雄,我就想『這種會有趣吧』。那次蠻輕鬆的,制服直接用弗利薩軍的服裝就行了。形象比起其他人也沒有很特別的改變,只要5個人集合在一起說是特戰隊就行了。(笑)

——弗利薩的設計呢?

鳥山:他啊,某部電影裡有個女王之類的角色,我想就拿這個當參考吧,記憶裡當時好像是這樣。

——關於沙魯,您說過喜歡他的第二形態。

鳥山:那是最容易表現的形象呢。也有了嘴巴。最初的形態沒有嘴巴……好像姑且是有的,不過不好用,我那時想這傢伙不怎麼帥啊。

——設計方面,被責任編輯提過要求嗎?

鳥山:要求麼……畫出人造人19號和20號的時候,鳥嶋先生聯繫我,讓我在意了。他說『這不是老頭和胖子嗎!』然後我畫出17號、18號,他說『這次是小孩嗎』……我想到底要怎麼辦好啊。(笑)然後畫出了沙魯,被近藤先生說『請畫得更帥一點』……近藤先生喜歡那種清爽的帥氣呢。

——中期以後的敵人,變身成為了常規嗎?

鳥山:是從弗利薩開始的呢。當然我一開始並沒打算要他變身,中途想到『讓他故弄玄虛變身也是個主意呢』。那時候我想『最後要設計得清爽』。一步步變成複雜而貌似強大的形象,最後變得清爽,這是我的癖好。弄得複雜了畫起來也麻煩(笑)。想到必須要畫上幾個星期的時候,覺得複雜的傢伙麻煩啊……沙魯就挺累的,斑點不好畫。(笑)

——弗利薩的台詞『還有3次變身』很有衝擊力。

鳥山:莫名地那樣做了,我本來並沒想讓他變身3次(笑)。那時我想『有點多了啊,要是說2次就好了』。(笑)


——莫非,最複雜的第三形態馬上就又變身了,是因為……?

鳥山:……是的。我想『這個馬上換掉比較好』。(笑)

【看起來強大的傢伙其實不強,我喜歡製造這種意外】

——對於作品的世界觀,您是怎麼構思的?

鳥山:雖然我以前說過,架空的世界……不像眼前而是像別的什麼地方的那種世界,可以自由地描繪,畫起來比較輕鬆。如果畫現實世界,要參考山一樣多的資料吧。如果畫錯了什麼就糟了。畫一輛車都必須做調查,我不想幹那種麻煩事。我一直是這樣的呢。所以《DB》確實有特定的某種世界觀,雖然不太容易說明。


——那樣的世界觀裡,有神的存在呢。其實他是宇宙人,這一點也很獨特。

鳥山:煩惱的時候找神仙(笑)。神啊宇宙人啊,那種未知的存在,容易寫故事。如果是神基本上什麼都能做到吧。為了讓小孩子也容易接受,把神塑造成了不難接近的好說話的形象。神的身邊有隨從……這是考慮到偉大的人物身邊會有執事,容易通過對話展開故事。

——是作為解說角色嗎?

鳥山:是的,傑比特的樣子看起來可怕,其實沒什麼。我呢,畫的看起來強大的傢伙通常都不強。總之,我喜歡製造意外。

——故事的舞台多數是鄉村,這方面是您的意願嗎?

鳥山:就像前面我說的,首先要有很強的傢伙。但是如果他在城市裡,一定已經成為話題吧。所以要在鄉下。鄉下會有身份不明的人呢……我妻子以前常說,『在中國的深山裡,就算有人能稍微漂浮在空中也不奇怪』。仙人過著隱居的生活,類似這樣的感覺。

——不是因為您喜歡鄉村嗎?

鳥山:不是。比起喜歡,原因其實是不用畫高樓和房子。如果故事一直在鄉下就沒什麼變化,偶爾去一下城裡,就這樣矇混過關。所以構思故事舞台的時候,經過討論,就把盡量不畫城市作為基本了。(笑)

——不是因為喜好問題呢。

鳥山:總之大前提是畫起來麻煩。我自身並不是那麼討厭都市。現在覺得,要是更早的時候住到東京去就好了。確實以前完全不想去東京那樣的都市,但是現在上了年紀會覺得還是都市方便啊。

——風景方面,印象中您畫地平線畫得多呢。

鳥山:嗯,可能我就是喜歡地平線。小時候周圍都是農田,真的能看到地平線……那個莫名地喜歡呢。現在(居住地)變成了半吊子的鄉村,建了很多房子……鄉村就是鄉村、城市就是城市比較好呢。

【我不是喜歡圓溜溜的機械,是想逆著時代潮流而上】

——這個話題稍微偏離作品本身,您畫的扉頁和插畫裡面,有很多龍和機械呢。

鳥山:龍……我倒是喜歡畫龍。雖然大家都知道它的存在,但是因為不存在於現實中,沒有固定的形態。西洋和東洋就有各種各樣的樣子,沒有正確答案就可以隨心所欲畫嘛。算上《勇者鬥惡龍》,我真是畫了很多很多龍啊。(笑)

——對於《DB》的神龍呢?

鳥山:神龍是以東洋的龍為基礎畫的,但是如果照原樣畫會更複雜,有毛髮,形象也有點不同。每次那樣畫的話就會很麻煩,就做了和洋折衷的處理。而那美剋星的神龍(波侖伽),我想『因為是發源地,要看起來更厲害一點!』……所以當時想畫個特殊的形象。

——關於機械,在扉頁和作品中您畫了很多有個性的東西呢。 

鳥山:我喜歡設計機械。喜歡構思也喜歡畫,不過有一半是逃避現實的意味(笑)。那個時期我總是在畫圓溜溜的機械,可能會被認為我喜歡那種設計,其實不是,當時的汽車多數都是有稜有角的,我就反過來畫些圓溜溜的。如今的汽車考慮到空氣阻力的問題,流線型的設計變多了,我反而會想畫些有稜有角的車。我就是想逆著流行而上。


【沒有考慮後面的事情,光是處理短笛大魔王就費盡心思】

——《DB》的創作來自功夫電影,您多次這樣說過吧?

鳥山:正確來說,其實是在那之前的短篇《騎龍少年》。我反覆看成龍的《醉拳》那些電影,總是無意識就說起,責任編輯鳥嶋先生說『既然這麼喜歡就畫出來吧』(笑)。喜歡和想畫是兩碼事,我當時並不是很想畫啊。

——但是那篇漫畫很受好評,因此延續出了《DB》呢。雖然不是功夫電影那種對決式的作品,變成了冒險故事……

鳥山:我喜歡冒險故事,但是那時候體會到『遠征式的漫畫不太被接受啊』,因為每次舞台都會變化。當初想著畫一年就差不多了,但是評價不怎麼好。

——那之後,以天下一武道會為契機,把格鬥作為重點了。

鳥山:那個啊,因為人氣逐漸低落,鳥嶋先生很囉嗦。說些『完全沒人氣哦』之類可惡的話(笑)。原本我隱隱地想『因為是少年漫畫,畫些打鬥被接受了就行了』,稍微有點任性地執著於西遊記,可是既然被他那麼糾纏不休地說了。

——於是換上格鬥情節了呢。

鳥山:因為他總是拿問卷調查的事說我,把我說煩了(笑)。雖然畫得不情願,但是天下一武道會那一段人氣上升了……雖然不情願,但是覺得高興(笑)。

——那之後,R.R軍的篇章又回到冒險故事了吧?

鳥山:我想稍微再掙扎一下(笑)。讓阿拉蕾也出場試試,畫些搞笑試試。但是,結果我自己也覺得不合適,心想以後就認準了畫格鬥吧。一旦這樣做了決定,心情變得輕鬆了。

——最初的時候您構思過最終回嗎?

鳥山:沒有。如果事先決定了最後結局,中途不管怎麼畫都會被強行往那個方向牽引,不能改變路線。我一直都覺得至少結局不要事先決定比較好。最初的時候,我還留有畫搞笑漫畫的習慣,就覺得後面的故事不預先想好也沒關係。當時想著,像西遊記那樣不斷更換舞台,不斷出現各種敵人,場景一直變化似乎比較有趣。考慮的是一個通過戰鬥變強的故事。

——畫著短笛大魔王的故事,同時構思著弗利薩篇……也有過這樣的情況嗎?

鳥山:當時完全沒想。我記得光是處理短笛大魔王就讓我費盡心思。大概,開始考慮弗利薩篇是在馬吉尼亞情節的中途吧。因為問卷調查的評價上升了,我意識到『看來不能早點完結了』,就開始思考後面的情節。

——比如說不斷地有強大的敵人來襲,對後面的故事展開有這樣的概念嗎?

鳥山:雖然我明白這之後也必須把格鬥作為重點,但是後面的情節並沒有思考……雖然是我自己畫的,卻也有過『咦,真厲害貝吉塔變成友軍了』這種想法。短笛也是畫著畫著我自己都驚訝了。

——不考慮後面的事情……雖然您這麼說,但是您很擅長收伏筆呢。比如人造人的來歷,悟空的尾巴是賽亞人的特徵這些事情。

鳥山:我喜歡強行把前後連起來。這樣看起來好像作者是深思熟慮過的(笑)。其實不是最初就想好的,基本上是在思考情節遇到瓶頸時,會想『那個不是可以派上用場嗎』,對角色也是,會想『那傢伙還活著呢……是不是能用得上』。結果就被以為想得很長遠了。


——歷任的責任編輯們也說,鳥山老師在把設定組合起來這種事上是天才。

鳥山:只有這方面我挺有自信的。如果不好好組織起來,散得亂七八糟、前後邏輯不通就不好了。(笑)

——格鬥場面逐步升級到空中了呢,使用的空間越來越大,變成了『DB式的格鬥』。

鳥山:升級到空中是因為我覺得不那樣不行了。在我心裡考慮的是,出現的敵人越來越強,不用如意棒和筋斗雲飛起來就追趕不上,不會飛不行了。最早飛起來的是天津飯吧……『這個很方便啊』,我記得這麼想過(笑)。用漫畫的方式把看不到的『氣』表現出來,想出這個的時候我覺得輕鬆多了,比如龜派氣功波。

——戰鬥變得華麗之後,場面也跟著變得更帥了吧?

鳥山:一開始的時候,動作還會受到功夫電影的影響……靜與動的結合,間歇之類的事情我還有意識到。

【決定了布歐篇是完結篇,畫了自己想畫的東西】

——畫完結篇的時候,您是以怎樣的心情畫的?

鳥山:人造人和沙魯篇挺艱難的……在弗利薩篇已經畫了自己想畫的,我覺得已經燃燒殆盡,畫不出更厲害的戰鬥了。當時想『還要繼續嗎~』。畫完沙魯的時候,以當時的氣氛還不能結束。在開始畫布歐篇之前,我好像說過『畫完這次的故事,無論如何都要讓我完結它』。我覺得無法再畫出比這更強的傢伙,也無法讓悟空變得更強了。布歐篇帶著『因為是最後了,畫些自己想畫的吧』這樣的想法。我本來就喜歡荒唐胡鬧的搞笑,比如賽亞蒙面超人啊、悟天克斯啊,就畫成搞笑了。真正考慮最後的結局,好像是馬上要畫最終回的時候吧。因為覺得需要一個『這樣真的是完結了』的故事,把時間推到了10年後……可是沒想到動畫片會把它又復活,我覺得動畫公司那邊挺不容易的吧(笑)。

那之後過了些年,出了完全版漫畫,那時候稍微把最後補畫了一下。總覺得最後好像不夠有精神。悟空的戰鬥結束了,世代更替之類的,我想把這個意思明確一下。

——從連載至今30年……現在您回想起來會有怎樣的感受?

鳥山:基本上,我是把它結束了就故意忘掉了。必須放下以前的東西,思考新的,因為我知道自己腦容量有多大。和尾田榮一郎君聊的時候,我說了『桃白白是誰?』現在似乎也會說出這種話(笑)。但是,都已經過了這麼久,還有人願意看它……已經,除了謝謝說不出別的了。真的,就只有這句了。

END




这篇文章被编辑了 1 次. 最近一次更新是在 2016-04-08 21:16:50

赞 0
 
遊戲年代新網址
http://www.gmera.ga/
 
 
离线
pili5500(好ID:8223791)   发表于 2017-11-08 03:50:07     
2#
七龍珠漫畫陪伴無數人的童年,是一部好作品,但個人感覺漫畫太長篇,會走了調,該結束時,就應該讓作品有個完美的結局。
 
离线
kyoo123(好ID:8059823)   发表于 2017-11-08 09:10:53     
3#
好東西  謝謝分享
 
Awesome~
 
离线
tseng0808(好ID:8218795)   发表于 2017-11-08 09:25:47     
4#

原來魯夫的三檔是這樣子來的啊!!(笑)…

比鳥山明更上一層樓的到了四檔…


感謝壇主的分享,讓我童年的回憶回來了 ,也了解到鳥山明畫的心情與一些人物的設定。

 
离线
a58855588(好ID:8229069)   发表于 2017-11-25 16:06:56     
5#
感謝分享,七龍珠真的是許多人的童年,陪伴過很多人一起成長一路走來,也很開心在此有許多珍惜回憶的同好。
 
你需要登录入才可以回帖  登入  |  会员注册

备案号: 版权所有:遊戲年代
当前时间:UTC+8:00, 2018-04-23 17:26:03